致命的電池

 
致命的電池
2019-12-06 08:54:50 /故事大全 /被圍觀

1。買電池

這個手電不亮了。”

李強在副駕駛上一邊“吧嗒吧嗒”地扳動著開關一邊嘮叨著。

到了目的地就要打開手電,聽了這話,王大力說:“那是個舊電池,我們去找一家超市買個新的。”

汽車又開了五百來米的樣子,在右手前方的大街上看到了一家超市的燈光。王大力把車停在了路邊,用下巴點了點助手席方向,李強明顯地表示了不滿:“我去?”

“當然。”

“我還得過馬路,你掉個頭把車停在對面不行嗎?”

“別啰唆了,去吧。”

李強一邊不滿地嘮叨著,一邊從車上下來。他憤怒地用力關上了車門,等著道路上來來往往的車輛的空隙。王大力在車上看著比自己年輕的同謀犯小跑著穿過道路后點著了一支煙吸了一口。

王大力之所以讓李強去是為了防備萬一的。他有意把車停在了小店收款員看不到的地方,所以店員就不會記住車型,就算他們記住了李強的長相,僅僅這一點也不會成為致命的證據。

李強很快回來了,他把裝電池的購物袋隨手扔到車上后,鉆進了助手席上。

“一號電池兩個,兩塊七,錢我交了。”

“以后分大錢的時候你還這么說吧。”

“這不一樣。這個手電不是你的東西嗎?用完我還會還給你的。”

王大力用鼻子“哼”了一聲,以前他就對李強這樣的態度感到不快,但是他沒有說出口。他轉動了鑰匙發動了汽車。雖然他們認識的時間不長,但王大力已經打算在適當的時機和他“斷”了。

李強慢慢地撕破電池包裝袋,把里面的電池取出來換在了手電上。王大力按照交通標志規定的車速向西,即東四北大街走去。

夜深了,這會兒快凌晨了。王大力和李強是在順義的“潮白劃船競賽場”中認識的——其實就是賭博。

他們只是見過幾面,但是根本不熟,所以,李強約王大力一起吃頓飯的時候,王大力非常震驚,但他還是去了。

餐桌上,主要是李強在講,王大力基本沒有插什么話。李強說自己今年25歲,而王大力年長他7歲。李強是一名公司職員,在西城區的M銀行做融資工作。

王大力便問:“像你這么穩定高收入的工作干嗎還來賭博?”李強聽到這里“哈哈”地大笑起來,并不回答。

王大力目前沒有職業,但他的腦子很靈,干活也機靈,不過性格易變,朝三暮四,又愛發火,所以什么工作都干不長。他“涉足”偷盜后,便失去了工作的興趣。他專門偷盜公寓,有過兩次的盜竊罪前科。

王大力一旦沒有了錢,就開始進行再次偷竊。

為錢所困是他和李強共同的特點。在李強越發喜歡買賽船彩票后便和王大力商量怎么樣“弄”大錢。

當然,王大力也知道了李強欠了一屁股的債。他熱衷一擲千金地買賽船彩票肯定會欠債的。

但他比王大力想象的更危險,已決定踏入一條犯罪的路道。

“融資客戶存入的有價證券我們可以擅自提出來,也可以在金融黑市上借錢。”李強把身子探到桌子對面的王大力身邊低聲說道,“不會出事的,這樣可以抵擋一陣子,一旦贏回來錢馬上還回去。這是一條非常保險的賺錢路子。”

“這不是貪污嗎?”

“是??!可在暴露之前就可以還回去嘛!而且每個月底總公司還要來分公司查賬。我直到現在都把細節考慮周到了。一旦來要賬時什么都抹平了。業務上的貪污我知道,那是要定大罪的。”

李強犀利地盯著王大力。王大力把視線轉向一邊,漫不經心地點著了一支煙,向李強問道:“你打算弄多少?”

“先弄50萬現金——我保證能翻本還回來!”

王大力吐出一口煙吹向李強:“為什么對我講這些?我們不過是在劃船比賽上見過面。你就不怕我報警?”

李強笑了,說道:“王先生,我從你過去的朋友那兒知道,你的本事不一般。但你還沒有因為不慎進過一次監獄。”

“那是因為我從不在就職的公司下手。”王大力板著臉答道。

“反正你每次都滴水不漏,但萬一抓住了也會寬大處理的,因為你總還是‘初犯’!我第二次被捕完全是因為女人的告密!不是什么在不在公司下手!”李強笑嘻嘻地抓著王大力的左肩說道。

“我是不會看走眼的。我們聯手如何?”

所屬專題:
如果您覺得本文或圖片不錯,請把它分享給您的朋友吧!

上一篇:綁票
下一篇:斗謊
 
搜索
 
 
廣告
 
 
廣告
 
故事大全
 
版權所有- © 2012-2015 · 故事大全 SITEMAP站點地圖手機看故事 站點地圖
一定牛彩票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