綁票

 
綁票
2019-12-19 16:04:55 /故事大全 /被圍觀

1。唱票

早年間,北京前門外的廊房二條,是京城有名的珠寶一條街。街上有家鋪子叫匯珍齋,掌柜的姓王,原來是個首飾作坊主,去年忽然傍了個有錢的張東家,這才開了匯珍齋,有三間房的門臉兒,特闊綽。

這天早上,王掌柜正在后堂喝香片兒。突然,張東家的車把式慌慌張張地跑了進來:“王掌柜,張東家不見啦!”王掌柜大吃一驚,忙問是怎么回事。

車把式回答說,昨兒晚上,他套著馬車拉張東家去廣和樓看戲,自個兒在旁邊的酒鋪子里等。有個生人見車把式干坐著,非拉他一起喝兩盅。車把式是個酒膩子,架不住邀請,便和這人喝起了酒,不一會兒就醉了。等他酒醒后,卻發現自個兒被五花大綁,嘴里塞了塊破布,躺在一條臭水溝里。天亮后,他才被一個撿煤核的發現,救了出來。等車把式跑到廣和樓,不但馬車不見了,張東家也失蹤了……

王掌柜聽后,頓感大事不妙,急忙叫了輛洋車直奔鷂兒胡同,到了一戶四合院前,他跳下洋車,一把推開院門就喊:“李師傅,您在家嗎?”

從房內聞聲走出一位精神矍鑠的老人,驚訝地說:“喲,是王掌柜啊。有日子沒見您了!”

老人名叫李堯承,原是會友鏢局的老鏢師,一生行走江湖,見多識廣,鏢局關張后,在王掌柜的作坊值過兩年的夜,后在家收了十幾個徒弟教武。有時,他還暗中替熟人解救遭綁架的“肉票”。

進門后,王掌柜就說:“李師傅,張東家昨晚失蹤了!”李堯承十分驚訝,聽王掌柜講完經過后,他說:“我估摸著,十有八九被人綁票了。”

王掌柜驚呆了,慌忙雙手一拱:“李師傅,請您一定想辦法,救出我們張東家??!”

李堯承勸他甭著急,綁匪綁票是為了錢財,張東家暫時不會有危險。王掌柜這才略微放下心來,從懷中掏出張銀票:“這五百塊定金您先收著。等救出張東家后,另有重謝!”李堯承點頭答應,說:“聽您說的,綁匪是早有預謀,等他們派人送信兒時見機行事。”接著,李堯承帶著七八個徒弟去了張東家的宅子。

第二天晚半晌兒,匯珍齋忽然來了個生人,指名道姓要找王掌柜,說有人托他送一封信。落座上茶后,王掌柜問:“是哪位托您給我送信???”

這人回答說:“今兒后晌,我在正陽門遇到一人,非要請我上茶館喝茶。喝完茶后,他拿出一封信,托我當面交給您。”說著,他從懷中掏出一封信放在桌上,就起身告辭了。一旁的李堯承見是黑框、紅字的信封,心中頓時“咯噔”一下。

王掌柜急忙打開信封,只見信中寫道:一個月內,備好五萬現大洋贖票。張東家果然被綁架了!

李堯承忽然問:“張東家和口外的馬匪結過仇嗎?”王掌柜回答說:“我只知道張東家原來當過兵,其他的一概不知。難道他是被……”

李堯承點了點頭,說:“口內綁匪綁票,贖票期限一般不過七日。而口外的馬匪綁票,不但要價高,而且票期長,再加上這封黑框、紅字的‘催命信’,一準兒是他們干的。馬匪一旦得手,先把‘肉票’藏到荒無人煙的草甸子上,然后才送‘催命信’,讓票家慢慢備大洋。一旦成了他們手中的‘肉票’,只能破財消災。”

王掌柜聽后慌了神:“我上哪兒去籌這么多大洋???”李堯承微微一笑:“您也甭著急上火。既然‘唱票’的送來了信兒,那咱就來個順藤摸瓜。”

王掌柜問:“啥‘唱票’的???”李堯承回答說:“就是剛才送信的人,他是馬匪。”

王掌柜一臉不解:“為啥不逮起來???”李堯承回答說:“他只是個‘唱票’的,其他的一概不知。要是動了他,會打草驚蛇,馬匪不是提高贖金,就是撕票。眼下,先看他怎么把您收到‘催命信’的事告訴馬匪吧。”

王掌柜著急了:“可他已經走了啊。”李堯承卻笑了笑:“放心吧,我早就叫人盯上了。”王掌柜細一瞅,發現李堯承身邊少了倆徒弟,這才放了心。

約莫一炷香的工夫后,其中一個徒弟回來了:“師父,那‘唱票’的出去后,就直接奔家了。”李堯承點了點頭:“好,看他怎么和‘聽鳥叫’的接頭。”

原來,這是馬匪的江湖黑話,就是專門在“唱票”的和馬匪中間遞信兒的人。只要逮住他,就能摸到馬匪的老窩,救出張東家。

所屬專題:
如果您覺得本文或圖片不錯,請把它分享給您的朋友吧!

上一篇:布鞋疑云
下一篇:致命的電池
 
搜索
 
 
廣告
 
 
廣告
 
故事大全
 
版權所有- © 2012-2015 · 故事大全 SITEMAP站點地圖手機看故事 站點地圖
一定牛彩票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