蠕蟲之夏:水漬

 
蠕蟲之夏:水漬
2018-07-06 11:48:03 /故事大全 /被圍觀

故事大全恐怖,靈異,驚悚,懸疑,嚇人,短篇鬼故事大全應有盡有,寫鬼寫妖,刺貪刺虐;鬼狐有性格,笑罵成文章,歡迎鬼友鬼迷們來閱讀各類鬼故事小說。今天這一篇蠕蟲之夏:水漬,肯定能嚇到你!

人在很小的時候,眉心處的天眼是開著的。這樣的特殊能力,我們每個人都曾經擁有過,等到長大了一些,到了十一二歲這樣的年紀,這只眼睛就由于世間浮塵所擾,陷入了永遠的沉睡之中。

我也曾有過這樣的能力,也許是因為體質和常人有些不太一樣,我的天眼,一直到初一那年的夏天結束之后,才真正地從我生活中消失了。

從很小的時候開始,我的身體就屬于非常孱弱的那種類型,發燒打針去醫院對我來說是家常便飯的事情,在我模糊的記憶里,依稀記得看見過很多不存在于這個世界上的,被人們稱之為“鬼”的東西。如果要說記得最清楚的那一次,便是天眼合上的那個暑假了。

如果除去了夏日聒噪的蟬鳴,這個世界也許就會成為幽深的水底。

我第一次聽到這句話的時候,是來自于鄰居家的那個女孩子。她的長相一般,對有深度的水似乎縈繞著深深的恐懼,她不太愛說話,不過和那時候的我玩的相當投機,又是鄰居的原因,所以暑假經常會來我家玩,兩個孩子相處得非常好,家長自然也就聊得起來。

當大人繼續著那些孩子們不感興趣的話題的時候,坐在我身邊的這個女孩子常常會把臉轉向窗外,呆呆地看很久。我對于她的這個奇怪的動作常常感到疑惑,也曾問過她為什么要往外看,她說:我聽到外面有人在叫我。

除了刺眼的太陽光,我看不到外面有什么,更搞不明白一個如此害怕水的人為什么會把世界作這樣陰沉的比喻。而當我試圖去幻想這樣的場景的時候,一種強烈的壓抑感讓我后背森森發涼,我想到自己半夜在開著空調的房間里醒來,強烈的寒意卻是因為我的床早已就沉入了黑暗的水底,水草像是女人的頭發扭曲地舞動,惡臭伴隨著一張腐爛的臉猛地浮現在我的面前。

再次從噩夢中驚醒了,我發現枕頭早已被自己的汗水染得濕透了,這樣恐怖的夢還是第一次降臨。床頭柜的鬧鐘指針滴答作響,除此之外,只有沼澤般的死寂。

身邊的一切似乎發生著微妙的變化,最令人戰栗的是陽臺玻璃門上多了一灘水漬,一灘小小的,巴掌大小的水漬。像是頑皮的孩子在冬天的窗玻璃上使勁哈了一口氣,那水霧在窗玻璃上凝結成的圓形的形狀。

母親擦不掉那團水漬,它就那樣怪異地在某個午夜,亦或是佛曉時分靜悄悄地出現在陽臺的窗玻璃上,仿佛一張人臉在寂靜時分無聲地監視著屋子里的一切。這樣的感覺常常讓我不寒而栗,即便是在這個,驕陽似火的盛夏。

伴隨著水漬的出現,隔壁的那個女孩子卻再也沒有來過。我只能看到有時候我的母親與隔壁的家長們相談甚歡,卻一直沒見到那個女孩子的蹤影了。后來的夜晚變得愈發得不安,我常常聽到陽臺傳來“哐哐哐”的敲打玻璃的聲音,我希望這是我的錯覺。但這聲音如此真切,真切的一如那晚水底的噩夢一樣幽暗,我把頭縮在被子里,那里溫暖的黑暗讓我滿頭大汗,卻也不會恐懼得那樣厲害。

而每天醒來時分,我都會發現,這團水漬變得愈發得明顯了,到水漬中間兩個圓圓的大洞,像是一對巨大的眼鏡,下方裂開得就像是一張微笑的臉,水漬像是從外面潑上來的血一樣散開,然后呈線形順著玻璃窗往下流淌。

直到有一天,我在凌晨的微光里蘇醒,感到尿急便匆匆地下床。夏天天通常都亮得比較早,現在這樣的狀態可以說是東方的天空露出魚肚白的感覺,房子被凄涼的白色光和角落旮旯的黑暗交織著,第一縷曙光還沒有照到這個區域幽藍色的朦朧天空中,微涼的地板踩上去還有一點粘乎乎的感覺。

也是只有這樣的亮度,小時候的我才敢一個人去黑暗的廁所吧。我光著腳在地板上不緊不慢地往廁所走,卻在某個瞬間突然全身寒毛都豎了起來。

陽臺那里,猛然傳來了刺耳的“哐哐哐”的聲音,尖銳的聲音重重地擊打在我的心臟上,我的頭顫顫巍巍地往后轉,這輩子都沒有過這樣深邃的恐懼了,眼前本來微亮的房子在這瞬間似乎再一次夜幕降臨了,黑暗像是女人垂下的頭發覆蓋了整扇窗戶,急劇收縮的瞳孔,透過余光,看到了陽臺那邊,被白色的窗簾紗拉住的半透明的外部。

呼吸在那一瞬間仿佛停止了。

一張腐爛的臉!已經看不清五官了,正貼在陽臺的窗玻璃上,那團水漬和那張臉重合在了一起,微笑的表情往下流出一長串的水漬,小小的濕漉漉的身體往下不停地滴著水,它在沖我笑,在蠕動著嘴唇念叨著些什么!

恐懼讓我頭皮一陣陣地發麻,這個時候腿已經完全軟了,一個不注意跌坐在地上。而外面的東西似乎停止了敲窗,它慢慢伸出細長的手指,怪異蠕動的手指拉住邊緣,一下子拉開了陽臺的玻璃門!

空氣中的腐臭味越發地濃郁,令人作嘔的氣味彌漫了整個屋子,人形的東西一步步地向我這里走來,它的嘴夸張地張大,黑洞一樣的嘴怪異地扭曲變大,下巴瘋狂地向下拉長,長長的水漬在地面上留下一條蛞蝓的蹤跡,細長的手指在下一秒幾乎要摸到我的下巴!

我倒吸了一口涼氣,閉上了眼!嘴里瘋了般地念著不知哪里聽來的幾句經文。

“啪”地一聲脆想忽然打破了這凝重的深寒!

我吃力地張開眼睛,看到的是一臉驚訝的母親站在客廳吊頂燈的開關前,吊燈的白光把整個客廳包括陽臺,還有屋子都照了個透亮。屋子里的人形早已不見了蹤影,而陽臺的玻璃門卻開著,涼爽的夜風舞動起白色的窗簾,就好像一個白衣女人在那里舞蹈。

地上的水漬不見了,最讓人感到驚詫的是母親的話語,她當時只是想來我房間看看我被子蓋好了沒有,而那個時間還是凌晨兩點剛過一點而已!

第二天我迫不及待地問了母親一直縈繞在我心頭的一個問題便是隔壁女孩子的去處,而母親怪異地瞟了我一眼說:“哪里有什么女孩子?你暑假一直都是一個人在家里的呀?!?/p>

我感到強烈的毛骨悚然,當時的我精神受到了很大的影響,幾乎每天晚上都要開著燈睡覺,白天吃不下飯人消瘦了不少,但自從那個看到那個人形之后,我的“天眼”似乎就消失了,再也沒見過奇怪的東西了,也從此沒再見過那個渾身滴水的人形了。

當時我們家隔壁確實有鄰居,也不至于是空屋,住在隔壁的是一對小夫妻,女人懷有身孕,本來是一對兒雙胞胎,后來聽說在羊水里發生了“雙胎消失綜合征”的現象,也就是說在兩個胎兒發育過程中,其中一個沒有正常發育,優勝劣汰,較弱的那個嬰兒因此死亡,較強的一方吸收羸弱的死胎的養分,把自己的兄弟姐妹擠扁擠爛。

等我長大了一些之后,再次回憶起這件事情。我想,冥界道路上的兩個靈魂本可以在新的世界結成姐妹,那個常和我玩耍的那個不存在的女孩也許最終逃不過被吸收的命運,變成了敲打著窗戶苦苦哀嚎的人形,它也許沒有要傷害我的意思,到這個世界上只是跟我一個人熟絡了。所以它敲打著窗戶應該是在尋求我的幫助吧,只是它在羊水里腐爛得太久了,我早已經認不出它的模樣,它常常目不轉睛地盯著窗外,也許是受到了另一個靈魂的呼喚,我不知道另一個靈魂有沒有惡意,自然界的優勝劣汰有時候不能受到主觀意識的影響。

只是,這個苦苦哀求的人形,它的怨念已經化成了水漬,弱者的手從沼澤底下一點點地伸出,爬到這個世界腐臭的表面來,帶著來自地底下的詛咒。

這么多年過去了,我不知道那對夫妻的孩子安全出生了沒,因為那之后不久,我便隨同母親搬家去了離那里很遠的地方居住。這是我過去的二十年里經歷過的最真切的恐怖,現在回憶起,仍然讓在電腦面前敲擊鍵盤的我,戰栗不已。

看來蠕蟲之夏:水漬還是沒有嚇到你,歡迎進入鬼故事欄目閱讀更多鬼故事哦。

所屬專題:
如果您覺得本文或圖片不錯,請把它分享給您的朋友吧!

上一篇:搶車位
下一篇:致命的餃子
 
搜索
 
 
廣告
 
 
廣告
 
故事大全
 
版權所有- © 2012-2015 · 故事大全 SITEMAP站點地圖手機看故事 站點地圖
一定牛彩票平台 上海股票期货配资公司 幸运28单双预测神测网 黑龙江6 1怎么算中奖 今日云南11选5走势图手 重庆幸运农场快乐可靠吗 股票分析师待遇 腾讯秒秒彩稳赢打法 炒股风险到底有多大 炒股开户怎么开户流程 云南11选5怎么选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