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花】像個吃貨 愛這世俗人間

 
【繁花】像個吃貨 愛這世俗人間
2016-04-18 01:10:27 /故事大全 /被圍觀

長命百歲的絕癥

又是月底了,想到兼職的工資就要到賬,陳詞那輛裝滿外賣的自行車便也跟著熱血沸騰,“飛越”一輛輛同行的電瓶車。路過口腔醫院的時候,余光瞥見有個姑娘正坐在門口的石階上,把頭埋在臂彎哭,啜泣有余,嚎啕不足,但聲音卻毫不抑制,直直地鉆進陳詞耳中。

陳詞依舊馬不停蹄地飛馳在馬路上,心里卻忍不住神游八方。他好笑地琢磨著,倘若是在其他醫院門口哭,還可以猜想是在為生病的親友擔心,可那兒是口腔醫院??!嘿,肯定是公主病犯了,拔一顆智齒就哭天搶地。過不了一會,一頓肯德基就什么都過去了……

“欸?”陳詞的胡思亂想剛剛進行到肯德基,一道黃綠相間的影子“唰”地從腦海中閃過——剛剛路邊女生馬尾上的飾品,好像和沈先柚同款啊——一個精致又逼真的漢堡。

轉念一想,除了沈先柚那個吃貨,還有誰會奇葩到把漢堡掛在腦袋上啊。陳詞默默地翻了個白眼,已然“飛離”口腔醫院很遠的他,又掉頭飛了回去。

果然是沈先柚。漢堡飾品在頭上掛著,奶酪書包在背上背著,就連衛衣前面幼稚的小黃人都在啃燒雞。

“嘿,你怎么了?”陳詞看著眼前的姑娘哭得悲痛欲絕,一時倒不知道如何安慰了,便故作輕松地調侃:“在口腔醫院查出了肺癌?胃癌?還是什么絕癥?”

沈先柚這才抬起頭,梨花帶雨的樣子楚楚可憐:“嗯,絕癥。就算長命百歲,也是絕癥?!?

陳詞聽得莫名其妙,但看著沈先柚一本正經的樣子,也便不好意思笑出來。裝模作樣地咳了兩聲,正色道:“到底怎么了?”

“牙釉質發育不全,冷熱酸甜,都不能吃?!鄙蛳辱趾莺莸爻榱艘幌卤亲?,一排淚珠又跌了下來。

一只尾巴上掛著一串省略號的烏鴉默默地從陳詞腦袋中飛過,不過轉念一想,壞掉牙齒的吃貨,一定像失明了的畫家一樣難過吧。

陳詞心里忽然很別扭地抽搐了一下。

番薯姑娘

沈先柚是個絕版吃貨,所以毫無疑問,陳詞和她的相識也是從吃開始。

那時還是大一開學后不久,中二病回光返照、青春期熱血沸騰的陳詞迫不及待地想要實現所謂獨立。他摸著似乎還沒發育完全的喉結思量很久,也沒想出到底什么才叫獨立。最后為了顯得思考小有成效,他決定從經濟獨立開始。于是,經過了艱苦求職,選擇了一家校外的米線店送外賣。

那時候,兩款外賣APP正爭得頭破血流,今天你訂餐送紅包,明天我滿十減三。陳詞想,大概就是這個原因吧,不然這家味道很普通的店,為何可以讓他剛一就職就忙得不可開交呢。

半熟的學生們玩心很重,訂餐時的用戶名五花八門,更有的奇葩得很,所以送餐員一般在宿舍樓下喊訂餐者的手機尾號,然后順利實現美食交接。但陳詞不一樣,他樂此不疲地靠用戶名尋找顧客,于是在很多宿舍樓下,每天都上演著妙趣橫生的一幕——

“哪吒姐姐,你的外賣到了!”

“是康熙嗎?來拿你的米線!”

“米線米線!你是吳彥祖嗎?”

……

那時陳詞遇見最文藝的名字,叫“帆樹”,相比那些謎一樣的代號,這兩個字著實讓他眼前一亮。其實記住這個,不僅僅因為與眾不同的文藝,多少還因為對方連續好幾天中午都訂米線,一來二去也便混了個眼熟。

當時,陳詞還不知道那個每天拿完外賣甩著漢堡馬尾的姑娘叫沈先柚,只是固執地在樓下打電話:“帆樹,你的米線到了!”然后在她下樓后繼續遠遠地就打招呼:“帆樹帆樹,你的米線!”勵志做最熱情的外賣小哥。

一起兼職的同學笑他:“嘿兄弟,你是哪的人???帆樹帆樹,哈哈哈?!比缓笠粋€音節一個音節地示范,“快跟我讀,番……薯……”

沈先柚下樓時,陳詞正幼稚地拿著她的外賣訂單給一同等人領外賣的同學看,然后振振有詞:“帆樹,就是帆樹,什么番薯啊,哥普通話一點問題也沒有!”

沈先柚好笑地拍了拍陳詞肩膀,示意自己來取外賣了。然后晃了晃手中剛買回的番薯:“帆樹其實就是取得番薯的諧音啊,嘿嘿?!比缓罅艚o陳詞一個漢堡背影回了宿舍。

陳詞忽然覺得,“帆樹”一點兒也不文藝了。

定制款外賣

那時候陳詞便知曉,番薯姑娘真的是貨真價實的吃貨。其他同學每次都是從宿舍樓上下來拿外賣,她卻總從離宿舍不遠的后市場走過來,手里每次都提著各種零食。她大概真是愛死了番薯,幾乎大多數時候,她買來的都是薯制品,烤薯、蒸薯、薯干、薯片、薯條、薯餅……五花八門。

但是,不管手里的零食怎么變,外賣卻一如既往訂米線。連續一個星期后,陳詞終于在沈先柚甩著漢堡頭飾離開時喊住了她:“我說姑娘,你都吃了一周的米線了,不膩么?”突兀的一句,像極了多管閑事的大媽。

“???”沈先柚沒有反應過來,瞪著孩子一樣的眼睛看著陳詞。

“我想說的是……你沒看到網上關于米線的負面新聞么,長期吃可能……對身體不太好哦?!蹦涿畹年P心,讓沈先柚乃至陳詞自己都莫名其妙。

“可是,聽說你們是靠送出的外賣數量發工資的哦?!鄙蛳辱诌珠_嘴笑了,明媚得像頭發上掛著的漢堡。但隨即掩飾般地加了一句,“所以,哪有你這樣把生意往外推的,我這么喜歡吃米線的顧客你應該好好拉攏?!?

她把“喜歡吃米線”說得很重,越是強調越顯得欲蓋彌彰。放到先前,陳詞肯定早就沾沾自喜地猜測是自己撞見了桃花運,但這次,在沈先柚清澈如孩童般的笑意面前,他的反射弧自動拉長了好幾倍。

“但是,飲食太單一對身體真的不好的?!标愒~一臉認真。

“對了,你家米線旁邊店里的雞公煲也很好吃?!币呀浛煲叩剿奚針情T口的沈先柚又欣喜地蹦跳著回到陳詞面前,“只不過太遠了,他們又不送外賣。要不下次我打電話訂餐,你幫我帶過來好嗎,我會付送餐費的?!?

陳詞的反射弧恢復了正常,他覺得自己多管閑事就是吃飽撐的,剛才的感動更是多此一舉,他覺得自己中了苦肉計……最后他點了點頭。

所屬專題:
如果您覺得本文或圖片不錯,請把它分享給您的朋友吧!

 
搜索
 
 
廣告
 
 
廣告
 
故事大全
 
版權所有- © 2012-2015 · 故事大全 SITEMAP站點地圖手機看故事 站點地圖
一定牛彩票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