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音

 
知音
2015-12-02 11:35:21 /故事大全 /被圍觀

這天晚上,林達公司的同事們聚會。大家在飯店酒足飯飽出來后,又到歌廳唱歌,玩夠了準備走時,曉蘭突然發現任興不見了。她奇怪地問同事們,幾個同事面面相覷,大家都有點醉了,只顧捧著麥克風狂吼,誰也沒注意到任興什么時候離開的。胡明剛大著舌頭說:“任興今天喝多了,是不是不勝酒力先回家了?”另一個同事卻吃吃地笑著說:“就算他先回家,也不是因為喝醉了,而是因為他在這兒自卑——歌唱得跟驢似的。嘻嘻……”

大伙都會心地笑了起來,曉蘭也忍不住露出了笑容。說話間大伙散了。曉蘭一個人走在路上,想起任興,她覺得有些不對勁。任興一直對自己有意思,還處處表現,千方百計制造與自己接觸的機會,今天怎么會悄悄溜了呢?難道發生了什么事兒?她正猶豫著該不該給任興打個電話問一下,手機突然響了,號碼正是任興的。一接聽,是一個蒼老的聲音,卻是任興的父親。以前她和同事在任興家吃過飯,可能老人知道兒子在追她,所以對她親切得不得了。老人問曉蘭在哪里。曉蘭說在路上,然后反問說任興在家嗎?老人沉默了一會兒,說:“閨女,你來一趟吧。就你自己,先別跟別人說。”

老人的話里似乎帶著一絲驚慌、緊張、甚至恐懼,曉蘭有種不祥的感覺,急匆匆往任興家趕。

看見任興后,曉蘭一下子驚呆了——任興仰面朝天躺在床上,睡得正香,他的臉上有一些血漬,而地上的一攤衣服血跡斑斑,還扔著一把染血的長刀。

任興的父親驚慌地問:“閨女,他晚上跟你們在一起吧?你知道這是怎么回事嗎?”

曉蘭連連搖頭。老人說:“他是半個小時前回來的,當時那些帶血的衣服還穿在身上呢,他慌慌張張地把衣服脫下扔在地上,還有那把刀。我嚇壞了,問他發生了什么事,他卻什么也不說,只叫我別管。我是他爸呀,我能不管嗎?他好像也受傷了,胸前瘀青了好大一塊。我知道他在追你,今天晚上你們又在一起,我還以為你知道咋回事兒呢。”

曉蘭問老人任興什么時候回來拿刀的?老人說一個多小時前,任興回來過一次,是不是取這把刀,他就不知道了。

一個多小時前,他們剛到歌廳不久,任興應該是從那溜出來后就回家拿了刀。此時的任興酒氣沖天,睡得像頭幸福的豬。曉蘭又氣又怕,去廚房端了盆涼水,全潑在任興臉上。任興大叫一聲驚醒,不知所措地盯著曉蘭。曉蘭沉聲問:“你把誰殺了?”

任興臉色有些茫然,氣憤地問:“你說什么啊曉蘭?我殺了誰?”突然,他的目光落在了地上的衣服和刀上面。他身子一震,說:“這是我的衣裳?怎么都是血???那把刀好像也是我的。”

任興跳下床來,呆呆地盯著衣服和刀,臉上霍地失去了血色。他頹然跌坐在床上,失神地說:“發生了什么事?我記得咱們一起喝酒,然后去唱歌,然后……”

任興想不起來之后發生的事情。這不奇怪,任興醉酒之后,很多時候不記得醉后發生的事情。曉蘭突然升起一個可怕的念頭,她急忙問:“任興,你……你不是把老板弄死了吧?”

任興嚇了一跳,恐懼地說:“不會吧……我……”

曉蘭和任興在同一家公司工作。老板不大喜歡任興,經常挑他一些毛病,昨天還當眾把任興批評一通,任興很丟面子,跟曉蘭說,哪天一定要給老板點顏色瞧瞧。

曉蘭知道,醉后的任興能做出什么事來,誰也猜不出來。她想了想,掏出手機撥通了老板的電話。不一會,老板接了電話:“曉蘭,有事嗎?”

曉蘭懸著的心一下子放下了,說明天有點事,提前請個假。放下電話后,她說:“老板沒事,你趕緊再想想,你還跟誰有仇?喝醉了一沖動,你還有可能找誰算賬去?”

所屬專題:

更多精彩,請點擊:知音

如果您覺得本文或圖片不錯,請把它分享給您的朋友吧!

上一篇:一定要幫助你
下一篇:最好的環保袋
 
搜索
 
 
廣告
 
 
廣告
 
故事大全
 
版權所有- © 2012-2015 · 故事大全 SITEMAP站點地圖手機看故事 站點地圖
一定牛彩票平台